黃美雅姊妹得救見證

  第一次接觸上帝是在我九歲那年的聖誕節。當時我和家人處得不是很好,總是埋怨媽媽重男輕女,受了委屈想尋求安慰,卻只得到冷冷一句:「哭完了沒?」之後哥哥也開始討厭我,明明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可以好幾個月不說話,連他隔天要去當兵都不曉得。因為感受不到家的溫暖,我漸漸的不愛回家,時常跟朋友在外遊蕩到很晚才回家,就在差點學壞的時候我遇見了上帝。

  剛開始去教會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,但時間一久,聽多了教會裡叔叔阿姨的見證,我開始嘗試禱告、交託,學習全然地相信。一次次的禱告讓我的心逐漸充滿力量,因為從神而來的愛,也因著教會裡弟兄姊妹的關懷代禱,深刻感受到被愛和溫暖包圍,於是我決定接受耶穌成為生命中的救主。我開始柔軟,主動向家人示好並為他們禱告,原諒曾經傷害過我的人,做以前完全不會做的事。每年的新年新希望都是為家人、為我和哥哥的關係祈禱。「耐性等候耶和華,祂必垂聽我的呼求」,我和哥哥逐漸和好,恢復成互敬互愛的關係,甚至好到當我決定離職做全職考生而為生活費煩惱時,他願意無條件供應我生活所需。哥哥甚至對我說:「你只要專心準備考試,其他的事不用擔心。」哥哥疼愛我的心,我已全然的感受到。這段兄妹關係的改變,使我真實經歷到祂真是一位又真又活、超乎人所求所想的神。

  然而我們所處的世界彷彿是顆裹著糖衣色彩鮮豔的毒藥,它不只迷惑我的眼睛,也侵蝕我的心。漸漸地,我愛世界更勝於愛神,我不再屬神。我讓私慾掌管我的生命,選擇打工賺錢、選擇玩樂、選擇過以「我」為中心的生活。升高中那年我幾乎是完全的離開教會,信仰變成供需的關係,當我軟弱、有需求時才想到祂。雖然福音的種子並沒有因此枯萎,但我跟上帝卻也不再親密,如同聖經所說:「我成了愚蠢的人,竟把自己的房子蓋在沙土上…。」這樣的關係一直維持到廿六歲這年,我和媽媽的一場冷戰促使我回轉向神。

  從小我對媽媽就有個心結,對她特別的沒有耐心,容易因為她的一句話心裡就莫名的發怒。直到這次的冷戰我感到特別疲累,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,我想要愛她,不是因為「母親」的身分,而是從心靈真誠的愛她。但倚靠自己的力量真的做不到,心裡不斷催眠自己跟她說話、跟她說話;但一見到面又立刻轉身走人,愧疚和掙扎緊緊地抓著我不放。直到幾個月後高考落榜,主任安慰我時說了一句話:「你的上帝很愛你,你會在這裡一定有祂的安排。」主任是個虔誠的佛教徒,連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人都知道上帝很愛我,我卻捨棄祂,妄想倚靠自己。這句話如同一支鐵錘重重的往我的心敲下去,在心中不斷地重複播放,我真是深深的感到愧對於上帝。

  原來我要的愛就是上帝,於是我強烈地迫切渴望和祂重建關係,此時心裡也有個聲音不斷地告訴我:該是回到教會的時候了。而憐恤人軟弱的上帝也親自為我挪去阻擋在我面前的一切事物:考試、工作、甚至是我自己。在我和媽媽冷戰的前兩年,我從一個需要工作到晚上8、9點的公司,成功考進準時4點下班,工作地點就在教會附近的學校;當我想繼續往上考,而我也努力到所有人都認為我一定可以考上時,卻連兩年都因意外而落榜。感謝上帝,原來這一切都有祂的美意在裡面,是為了重回教會所做的預備,使我有足夠的時間過教會生活。主曾說:「我總不撇下你,也不丟棄你。」祂就像個殷殷期盼孩子回家的父親,不計一切代價將我贖回。

  因著主任的一句話我終於清醒,我不能只想求告神,卻不願意更深地認識祂、愛祂,甘心樂意服侍祂。2014年10月12日流浪的孩子總算又回到屬靈的家了。至今,重回教會已經1個多月了,我放下自己,將心中掌權的寶座獻給耶穌,專心一意的學習做主門徒,生命重新得力。我發現愛媽媽一天比一天容易,不但再也不排斥她的肢體接觸,甚至還可以主動抱她。原來當我愈愛神,就有愈多的力量去愛媽媽,去愛更多的人,因為這是主的命令,祂怎樣愛我們,我們也要怎樣彼此相愛。既然有了神的愛,我還懼怕甚麼呢?還有甚麼不能做的呢?為主而活並不是失去舒適的日子,反而是生命獲得無比的滿足與喜樂。「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,堅持到底,就在基督裡有份了。」


(希伯來書3:14)願我這一生都能緊緊抓住神不放,讓祂引領我一生的道路,活出基督的樣式。

Copyright © 2016. 永豐浸信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

永豐浸信會|服務專線:(03)379-6595 |
信箱:tompeter4665@gmail.com|地址:桃園市桃園區龍壽街81-11號2樓



桃園市桃園區永豐浸信會,永豐浸信會在桃園市,署立桃園醫院旁邊。這裡是一個愛的大家庭,歡迎您來與我們一起體驗神的愛!

Total : 249336